当媒体聚焦于美国总统大选时,或许更有趣的问题是:华尔街会在此次选举中“失利”吗?也就是说,无论谁获胜,华尔街都可能面临潜在的致命限制吗?

  如果这似乎看起来有些牵强附会,那么想想那些让社会主流震惊的社会、政治、金融转折的历史,以大型烟草公司和工业巨头对环境控制的问题为例。

  几十年来,烟草巨头在政治上几乎是无懈可击的。它们为政治机构提供巨额捐款,并开展大规模游说活动,以否认不言而喻的事实,即吸烟有害人体健康。

  每一次试图改变这种政治主导地位的努力都被轻易地挫败了,然而后来,烟草巨头就突然就名誉扫地,尽管政治家们已经收受了数百万美元的大烟草公司的竞选捐款。

  虽然烟草公司声称烟草对健康的影响只是一个有争议和/或选择的问题,但是它们作为一个无情地杀害数百万美国人的推手,已然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几乎在一夜之间,保护大烟草公司的政治壁垒瓦解了,长期以来被视为“正常”的谎言和政治共谋被推翻了。

  另一方面,直到1970年,大型工业公司在长达数十年来向美国河流中倾倒工业废料和空气中排放废气的行为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政治阻力。

  此后,美国河流着火的景象改变了公众的看法,最终甚至连对大企业持友好态度的共和党人也支持环境法规,这些法规让大企业付出了数百亿美元的新代价。

  回到现在,当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华尔街:大众觉醒是业内人士都知道的,即华尔街只不过是业内人士疯狂收割韭菜的机器,这便引起了人们对华尔街、科技技术垄断巨头及亿万富翁的敌视态度。特别指出的是,当美国其他地区陷入崩溃的时候,这些亿万富翁们的身价却在股市反弹中暴涨了几千亿美元。

  当政治风向发生决定性转变时,美国两党都会迅速感受到形势的变化。当社会经济潮流发生变化时,政客们明白他们面临着两种选择——要么参与进来,要么固守过去,输掉选举。

  如果文化潮流不利于华尔街时,每个政客都将不得不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加入进来,否则他们就会被甩在后面。就如在历史上,政客们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大烟草公司和工业巨头。

  其实,两项简单的监管规定就能让华尔街的腐败行为一败涂地。

  一、对每一笔交易征收一笔可观的税,无论是交易所交易还是场外交易,最重要的是,是否执行了交易要约。这将扼杀高频交易(HFT)和其他各种欺诈性交易游戏。

  交易税不会影响个体投资者或共同基金,因为它们交易不那么的频繁。它只会杀死华尔街寄生的捕食者。

  二、对公司股票回购的禁令甚至限制,将扼杀股市内部盲目持续上涨的主要引擎:企业回购自己的股票,在销售和利润停滞不前的情况下推高股价。据估计,高达75%的股票市场收益可以追溯到公司借款数千亿美元回购自己的股票。

  值得回忆的是,股票回购本身就是操纵市场和输送利益的行为,在美国股市很长一段时间是非法的。据资料显示,股票回购在过去100年里的大多数时间都是被美国严格禁止的市场操纵行为。美国在1929股灾后的1933年开始禁止股票回购交易,一直到1982年美国证监会修改规则为上市公司开辟了回购股票的合法渠道。

  因此,两项简单的规定将终结华尔街最明目张胆的内部骗局。这些规定或将成为主流,随时可以付诸实施。

  当社会潮流发生转变时,政客们必须有所作为。目前,对华尔街、科技垄断巨头和内部骗局仇恨的增加尚未为社会主流所见,但这并不意味着潮流不会改变,此时主流企业就像那些享受着亿万富翁贿赂的政客一样无能。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玄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