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几大业务录得亏损,万达再陷困局

  本来已经缓过来的万达,在疫情的冲击之下又略显疲态。

  7月30日,万达酒店发布公告称,以代价2.7亿美元(约合20.9亿港元)出售芝加哥物业项目90%权益予MagellanParcel C/D LLC,此次出售事项预期将产生约9400万港元收益。

  这是万达最近的一笔交易,也是今年以来处置资产与频繁融资的一个缩影。

  2017年与融创的世纪交易之后,万达手握大笔现金,于2019年再度开启商业和文旅城之路,原本已经缓过一口气的万达,在2020年这场疫情面前,再度失速。

  处置资产

  7月27日,万达酒店发布公告称,于当日上午九时整起短暂停止买卖,以待公司刊发重大出售事项公告。公告一出,业内便猜测,万达或有意出售手中大额资产。果然,7月30日,万达酒店宣布复牌,公告一出,标志着万达酒店旗下最后一宗海外资产也终于出手。

  董事长王健林处置海外资产与当年处置文旅城一样干脆,这一芝加哥物业曾被万达寄予厚望,然而受困于2017年股债双杀的风波,万达在一次性打包出售文旅城之外,又陆续处置旗下海外资产,而芝加哥大物业是万达酒店旗下所剩最后一笔海外业务。

  万达酒店年报显示,此次被出售的芝加哥物业规划建设一座五星级豪华酒店及高档公寓,其中高档公寓部分已于2015年9月开始预售。该物业正在进行主体结构施工,预计将于2020年年底完成开发。

  在即将回款的节骨眼上做出出售的决定,那9400万港元的收益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不能继续在该项目上占用大笔资金。

  万达酒店公告显示,2020一季度,酒店管理费收入同比减少63%,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酒店入住率大幅下跌至24%,预期与2019年同期录得净盈利相比,截至6月30日的六个月将录得显著净亏损。补充公告显示,今年一季度的未经审核综合收益将录得不少于40%的跌幅。而收益下跌主要由三个因素加起来的影响造成,包括新冠疫情、出售项目及项目收益减少。

  然而即便没有疫情影响,万达酒店的经营状况也不算良好。根据2019年财报,万达酒店全年营收为8.12亿港元,净亏损金额达3.88亿港元。

  与出售芝加哥物业几乎同时,万达将旗下宝贝王早教中心股权全部转让。7月20日,宝贝王早教中心总运营公司, 霍尔果斯万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万达集团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万达儿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将100%股权全部转让予博思美邦(北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宝贝王曾被王健林寄予厚望,“我相信,宝贝王有可能超过万达电影,成为万达集团又一个新的核心企业。”在王健林的心里,宝贝王可以做大、没有竞争对手、企业成长性好,具有高估值。根据万达集团最后一次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宝贝王也确实不负期待,2018年收入20.8亿元,同比增长44.3%;开业宝贝王乐园69家、早教50家,年客流1.99亿人次,同比增长36%。

  然而这样一个被寄托了希望的产业,在疫情的冲击下很快就暴露疲态。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自今年2月起,万达在全国的宝贝王早教和宝贝王乐园全部处于关店状态,至今仍未开业。

  严峻的局面出现得更早。早在今年4月12日,万达宝贝王就被爆出100%股权出质以换取现金流。

  频频融资

  除了住宅,万达旗下几乎全线产品都受疫情冲击。7月15日,万达电影发布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5亿-16亿元。公告中显示,亏损原因是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公司属下600余家国内影城自2020年1月23日起一切收歇,境外影城也自2020年3月尾停息开业,同时公司主投主控的《唐人街探案3》等影片未能准期上映,片面影视剧拍摄进度也有所耽误。

  而亏损的苗头从2019年就开始显露出来。去年全年度万达电影实现营收154.35亿元,同比上一年度跌5.23%,归母净利润为-47亿元,同比上一年大幅下降324.87%。

  冲击之下,万达电影寻求定增之路。7月27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得证监会会议审核通过,拟募资不超过43.50亿元,其中30.45亿元用于新建影院项目,13.05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在酒店和院线之外,万达的核心产业万达商管的日子也不好过。万达商管2019年度公司债券报告显示,2019全年,万达商管实现营业收入786.56亿元,同比减少26.1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3.98亿元,同比减少17.28%;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68.01亿元,同比2018年减少超过120亿元。

  进入2020年,受疫情冲击,万达商管的日子更加艰难。在疫情最为严重的二三月份,商场几乎没有客流,万达又承诺给商户减免部分租金,金额超过40亿元,叠加效应之下,万达商业在今年上半年经营屡步为艰。

  万达商管2020年一季度债券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收62.3亿元,同比上一年下降51.9%;净利润27.5亿元,同比上一年下降43.3%。

  在这种情况下,万达商管不得不开始频繁融资给自身输血。第一财经查阅上清所发现,万达商管在2020年截至目前共发行4笔中期票据,这是自2017年以来,万达商管时隔三年再次发境内债。

  融资的背后,是万达商管不断攀升的负债。2019年末,万达商管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471.7亿元,而到了今年一季度,这一数字增加到了534.4亿元,同时,短期借款也提升至9.1亿元。更加严峻的是,万达商管还有八只总余额为436.9亿元的债券将于一年内到期。

  重重困境之下,万达高管也纷纷出走。宝贝王总裁曲德君跳槽去新城,地产总裁吕正韬、高级副总裁尹海、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均离职,总裁丁本锡退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